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雅音

我愿在这里写真心文字 那是我向陌生的亲密者的倾诉

 
 
 

日志

 
 
关于我

朴素而不粗俗、优雅而不矫情,持重不缺浪漫。用心灵的文字舒放自己的情怀,用真情赞美生命的美好!

网易考拉推荐

无处安放  

2015-09-23 19:06:44|  分类: 私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处安放 - 音●Secret time  - 雅音
 
  

 

   文 雅音


你一次次想为她做点什么,让她有点滴的欣慰,她一句恶言,就把一切都破坏了,葬送了。

你记住,你就是到了八十岁,我也可以打你!

邻居来帮忙,母亲对她抱怨:她们俩就是想让我死!我们面部保持镇静,假装充耳不闻,心里大受伤害。

在这些陪伴母亲的日子里,不管她多么乖戾,甚至恶毒,我会气愤地出去走一圈,回来后,仍然怜悯她,希望她少疼一些。我想以此来记得那些珍贵的时光,祭奠那个有家的时代。父亲走后,这个家的支柱倒塌了。等母亲走了,这个家就彻底土崩瓦解了。没有母亲就没有家,不管这个家留给我多少痛苦的回忆,它的确曾经存在过,给过我庇护。


       ——如若我不懒,真想把五月昨天发出的这些爱恨交加的叙述逐字逐句再用键盘(抄)打出来而不用复制。太准确的表达,没有一句是废话,都说到了我的心坎儿里,也是我此时此刻对自己母亲的心理感受。她的母亲是语言、暴力,双管齐下,两个母亲的区别在文化层次上,但对家庭成员的手法几乎雷同。


  我就姐妹俩,小时候我的母亲其实很少打我和妹妹,也很少对我们学习有高要求,吃饱穿暖干净体面就行了,其他方面是好是坏你俩自生自灭吧。但语言暴力的程度一点儿也不弱于肢体暴力,她对老头子不满意,记忆中几乎每天都吃饭桌上生气吵架,吵得厉害时,一向处于弱势的父亲也会摔盆子掼碗,我和妹妹吓得一声不敢吭。记得有一次,父亲下象棋很晚都没回来,睡得迷迷糊糊的我们,忽听见父母大声的吵闹,睁眼一看满地纸屑,地板上堆满被撕烂了的棋谱和象棋期刊杂志(《中国象棋》),父亲正发疯地将四只方形木凳逐只摔坏。从没有看到父亲发这样大的脾气,是记忆中唯一的一次,这些可是父亲唯一爱好的“个人财产”,居然被母亲撕得个粉粉碎,那些个棋谱,有的都是绝版,多少年的珍藏收集啊,倾刻成为一堆废物,满满的一麻袋啊。我和妹妹躲在被窝里吓得不敢吱声,也不懂得劝架,任凭父母通宵又吵又打。


  父母对生活的要求迥异,母亲一直认为,男人应该只吃三顿饭,顶多看看报纸书籍,其它爱好简直多余,为父亲抽烟开销不知吵过多少架,甚至被看成是对家的大逆不道,最终还是母亲战败。由于母亲指望不上父亲帮忙家务(其实她也不喜欢父亲做事情,就算做了,也是横挑鼻子竖挑眼,一万个不满意。),家中粗粗细细衣食住行都是由她一个人担当,所以也难怪怨言常年。父亲呢,你越是数落我我越是躲得远远的,找朋友下象棋消遣是最好的去处(父亲的棋艺不是一般的好,业余比赛不是冠军就是亚军),经常是吃过晚饭就出门,到半夜三更才回家。家里的一切与他无关,油瓶倒了也不扶。不想评判谁对谁错,但对这种成长环境至今心有余悸。


  她对孩子生活上应该说是负责任的,我们从没挨过饿或穿得脏兮兮或破破烂烂,但从不吝啬尖刻、她不记得别人对她的好,而对任何一点她认为不满的事情记得清清楚楚,连时间地点内容表情都反复强调,如今年迈似乎更增加了她与人斗气的胆魄,不管不顾地翻几十年前的老账,声泪俱下地控诉死去的我父亲的种种“罪恶”,怎样在经济上不养家,自己的孩子不抚养却抚养自己的父亲兄弟,包括小叔子的培养费,“凭什么让你爸养他们。那时就不应当养这个兄弟,如今他出息了,得到他什么好处呢?”,毫不遗漏地“数落”,陈芝麻烂谷子的捣腾,从自己四岁丧母十四岁丧父开始讲起,哥嫂姐姐,一个不落,每每再提,我就告诉她:你告诉我们这些都一百八十遍了,几十年前的事,从小听到大,耳朵都听出老茧来了,我从没见过外公外婆,我跟舅舅舅妈姨妈们几乎没有接触,你小时候吃哥嫂白眼挨打受骂,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们现在都死了,现在提那些管什么用呢?你为什么对过去不痛快的事还记得那么牢?你难道生活里没有快乐的事情么?比比那些境况不如你的老人们吧,你谁也不需要依靠,有退休金,有医疗保险,你的日子应该知足了。


  对我的拒绝听讲,母亲很是恼火。母亲如今也年迈多病,随意的伤害可以任意拾捡,并且在不断深化扩大,似乎要与所有的人为敌,这一生每个人都对不起她,都不是好东西。这种反来复去的叨絮,无非是想要证明:我受了多少苦多少委屈把你们养大,你们是我的私有财产,现在你们居然敢于不搭理我的威严,将我置于渺小,我要历数你们的不是,你们让我不快,我就让你们不快。


  她不断用回忆的皮鞭抽打着自己,让自己痛苦得快要昏厥,每次也顺带把我也抽打一遍,搞得大家都气急败坏。我无奈,这些陈芝麻烂谷子,何时停止翻仓?恐怕要等她老人家归家见她的父母。


  我翻遍了所有个人词典,我是爱母亲的,只是我缺少耐心倾听的细胞。

  “老了,原谅吧,随便她倒精神垃圾,不要接龙搭话,这就是孝顺。”——她的大女婿如是对我说。

  “等母亲走了,这个家就彻底土崩瓦解了。没有母亲就没有家,不管这个家留给我多少痛苦的回忆,它的确曾经存在过,给过我庇护。”——深懂这句话终会发生,我知道我会痛不欲生。

  评论这张
 
阅读(651)| 评论(1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