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雅音

我愿在这里写真心文字 那是我向陌生的亲密者的倾诉

 
 
 

日志

 
 
关于我

朴素而不粗俗、优雅而不矫情,持重不缺浪漫。用心灵的文字舒放自己的情怀,用真情赞美生命的美好!

网易考拉推荐

不是悼念的悼念  

2013-07-24 18:56:33|  分类: 私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是悼念的悼念 - 音●Secret time  - 雅音

微笑着的张师傅

 

                                                                                                            文/雅音

  自我写了那篇《修鞋匠张师傅》后,一直想再去看看张师傅,不为修鞋,只是念想。今儿办公事,不知哪根筋拽着我,特意绕道走向了一轻厅宿舍大门,看一眼..就看一眼...
 
  初晨的阳光,斜照在那个我熟悉的有着一排杉树的长长的院落,杉树下空了,没有鞋摊儿。有一种不祥的预兆,心,突突地跳着......
 
  旁边有一个女子正急急地从拐角处推出电动摩托,那个拐角曾是存放金属板修鞋工具箱的地方。
 
  问:那位修鞋的老师傅呢?
 
  她用陌生的眼光看了看我,回道:他早就不在了,去世都好几年了。
 
  我:不对啊,去年我还为他照过相呢。
 
  她:你找他是修鞋么?
 
  我:不是,是专门来看看他,我家的鞋都是他修的。
 
  心有不甘。大门的传达室里有一看门男子,便问: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答:走了有一两年了。
 
  我:是突然去的么?
 
  没等他回答,那正欲推车出门的女子回道:病了,没钱治,治不起。
 
  很难过地站在那里,无语。
 
  院子深处出来一位牵着两条狗儿的女子,一看,是认识的“丹”,“丹”就住在这个院子。
 
  丹来到近处,我打了招呼,她说,我变化不大,但如果不是我叫住她,都差点擦肩而过。她是我的一位好姐妹以前的同事,同去好姐妹家玩儿,就这么认识的。她的老公比她大二十来岁,是硬把老伴儿离掉娶的她,去世好多年了。她与老头子生有一个女儿,老头子宠爱她如至宝,也算是老夫老妻的。那老头为了娶她,与自己的两个儿子至死都没有来往。
 
  死后却留了后遗症,房产过户遇到了麻烦,涉及到遗产继承,到现在也无法过户。为此,她在人前背后哭过多少回,没人知道。那俩继儿子恨着小继母,就是不松口“放弃继承权”。房子是住着,可房产证名字仍是老头。是嫁这样的二婚老头当时没想到的。她的婚姻和身世很有故事,今儿在这就搁置不详述了。
 
  端详,除了还是高挑的身材,穿着还算俏丽讲究,这脸上还真沧桑得掩饰不住。女人哪,这生活上失去依靠,精神上再失去安慰,甭管年龄不算老,面相却老得很快。
 
  牵着两条狗,据说,她的老公在世就喜欢养狗,这两条狗属于名贵品种,灰白的毛皮,小耳朵,还长有山羊胡子。这样长相的狗,真难看,再名贵我也不喜欢。
 
  我:我是来看看修鞋师傅。
 
  丹:去年年后就去世了,都一年多了,病了没钱看病。
 
  我:她不是有儿女么?
 
  丹:去医院就不行了,抢救,看不起,就不治了。他家的经济支柱倒了,老伴儿可怜死了,经常见她在街上拣废品。
 
  我:他老伴儿不是去世了么?
 
  丹:后老伴儿,农村来的。他后来与女儿过,女儿单身没工作。
 
  我再也说不出话来。又是一个伤心的故事在继续。
 
  意料之外,也是意料之中,活到八十岁、劳碌到八十岁。上面这张相片,居然是我给他老人家照的工作照,也是遗照。
 
  我在心中默念:张师傅,我来看您,我是记得您的。您安息!您走得利索,没受太多罪,是福。

 

  是记,不是悼念的悼念。 不是悼念的悼念 - 音●Secret time  - 雅音

音●Secret time 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226)| 评论(2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