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雅音

我愿在这里写真心文字 那是我向陌生的亲密者的倾诉

 
 
 

日志

 
 
关于我

朴素而不粗俗、优雅而不矫情,持重不缺浪漫。用心灵的文字舒放自己的情怀,用真情赞美生命的美好!

网易考拉推荐

【雅音推荐】我的感情我做主  

2013-02-15 20:28:04|  分类: 推荐·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雅音推荐】我的感情我做主 - 音●Secret time  - 雅音
丁玲与胡也频

   

 在民国女作家群中,丁玲是个与众不同的女子,在对待生活和爱情上,丁玲始终是敢恨敢爱,敢作敢当。她一生中经历过四段恋情,与胡也频青梅竹马的初恋,与冯雪峰牵挂一生的婚外情,与冯达不温不火的同居,与与陈明情深意切的姐弟恋,磕磕绊绊走过每一段感情,哭过笑过悲伤过快乐过,每一段情感,丁玲都是自己为自己的感情做主。这个女子是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敢向男女传统定律喊“不”的女人,她大胆追求自己的爱情,堂堂正正的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以及自己的幸福 ,她轰轰烈烈地恋爱过,她的人生是无憾的。

 

 丁玲无拘无束的个性与她的出身密不可分。

 

 丁玲小时候是湘西北临澧县的村妞,很小的时候老爸就去世了,老妈带着她回了姥姥家。那时候丁玲的名字叫蒋伟,字冰之,丁玲是她后来的笔名。

 

 童年的丁玲一定是个美丽聪颖可爱的小女孩,人见人爱的那种,属于姥姥很疼舅舅很爱的可爱宝贝儿,这样一个小美人坯子,肥水决不能流入外人田,由姥姥亲自做主,她被许配给舅舅家的表哥。舅舅家供着她上学,从小学上到中学,女中学生丁玲慢慢有了自己的思想和主见,她对给表哥做媳妇这件事越来越反感,猜想她的表哥绝对不是帅呆酷毙的阳光男孩,否则,丁玲的反应不会那么激烈。

 

 一九二〇年冬季,十六岁的湖南女孩丁玲从长沙周南女子中学放寒假回家了,她壮着胆子向舅舅提出和表哥退亲。舅舅自然不同意,表哥则表示强烈反对,出于无奈,丁玲写了一篇批判舅舅的文章,在《常德晚报》发表,这个后来的著名女作家发表的第一篇文章居然是解除婚约的檄文。这篇文章让舅舅丢尽了脸面,婚约当然顺理成章解除了,这个女孩子大胆的婚恋观从个时候就显露出来。舅舅应当庆幸,应当感谢丁玲当初的决断,幸亏丁玲没有和表哥结婚,否则也是一出婚恋悲剧。

 

 包办婚姻这个羁绊解除了,丁玲一身轻松离开故乡,到上海去求学,先在陈独秀、李达等创办的平民女子学校学习,后来又进入中国共产党创办的上海大学中国文学系学习。在上海,她结识了瞿秋白等早期革命者,这个从乡村走来的女孩子像一张纯洁的白纸,不带任何观点地走进大上海,因为红色的浸染,她开始倾向于共产党的主张。

 

 一九二四年夏天,二十岁的丁玲第一次来到北京,到北京大学当旁听生,认识了她的初恋情人胡也频。丁玲的出现让在《京报》副刊《民众文艺周刊》任编辑的胡也频眼前一亮,他一下子认定这个女孩子就是他这辈子要寻找的,于是不顾一切展开追求攻势。他用那个年代最浪漫的求爱方式献花,大胆喊出我爱你。

 

 突然出现了个大男孩唐突地疯狂追求自己,丁玲像所有的美丽女孩一样傲气十足,你以为你谁啊,送几朵鲜花,说几句煽情的话,本公主就被拿下啦?不敢说她对胡也频毫不动心,至少在爱情上没有互动,并且很快离开北京回了湖南老家。

 

 胡也频追女孩的执着精神很值得今天的帅哥们学习,他随后就追到了湖南,而且是借钱追女孩,他突然出现在丁玲面前的时候,已经没钱买鲜花了,蓬头垢面一幅穷兮兮的落魄样儿,他感动了丁玲触动了她心中最柔软的情感,她不知道这是不是爱情,她有些喜欢这个个子比自己还要矮一些看起来有些幼稚的性情大男孩了,尽管他比自己还大一岁,却有一种让人爱怜的率真和可爱。爱情有时候很简单,因为有了一点爱的感觉,丁玲决定跟他回北京。

 

 像玩过家家的两个孩子,他们同居了,类似于今天的试婚,什么手续都没有,就住在了一起,很浪漫很贫苦也很快乐,有钱的时候吃好一些,没钱的时候饿着肚子拥在一起说爱情,看起来有时候爱情也能当饭吃啊,他们的这种恋爱方式在当时是大胆而另类的。

 

 爱情能激发人的智慧,丁玲不仅仅开始了恋爱,她也开始写小说了,一九二七年她的处女作《梦珂》发表在《小说月报》,很快又完成代表作《莎菲女士的日记》,出版第一本短篇小说集《在黑暗中》。

 

 离开北京去上海,不仅仅是为了吃饭,也是为了事业,为了左联的工作。丁玲现在不再是不知道做些什么事情打发时光的女孩子了,她有了自己热爱的事业,一九二八年底他们来到上海,沈从文一起创办了红黑出版社,编辑出版文艺期刊《红黑》。

 

 因为工作的需要,胡也频在山东省立高中教过书,出任过左联机关刊物《北斗》主编及左联党团书记,尽管生活上感情上也曾经有过磕磕绊绊,两个人手拉手一直走了下去,并且生下了他们的宝贝儿子胡小频。丁玲对胡也频的感情纯而浪漫,虽然有时候也哭哭笑笑打打闹闹,却谁也离不开谁。一九三一年二月包括胡也频在内的左联五烈士突然被捕遇难,突如其来的灾难把美好的浪漫击打得粉碎。

 

 她的初恋情人与她从此生死两茫茫,胡也频是她一生中最纪念的,最难忘怀的。

 

 丁玲的感情生活中还有一个一生最怀念的男人,冯雪峰,一个很有才但是有些丑有些土的左联诗人。丁玲说这是她爱上的第一个男人,这句话乍看让人有些费解,莫非她和胡也频之间不算爱情?其实,只是她和胡也频之间的爱情形式与冯雪峰不同而已。冯雪峰和胡也频同龄,他们性格不同,处事的态度不同。和胡也频在一起,丁玲感觉到是两个大孩子在玩浪漫的过家家,他们轻松而没有责任感地嬉戏玩耍,从来不想今天吃饱了明天的晚餐在哪里。冯雪峰虽然个头不高,却更像个有责任感的大男人,他的成熟稳重深沉,一下子吸引住丁玲,她迅速把两个男人进行了比较,她爱冯雪峰,离不开胡也频,也就是说两个男人身上都有她喜欢的地方,她哪一个都割舍不下,一下子把自己逼进两难的境地。

 

 冯雪峰读懂了丁玲的爱,这爱让他很痛苦,虽然丁玲和胡也频只是同居,连一纸婚书都没有,但毕竟是事实婚姻,朋友妻不可欺,丁玲的爱他不敢接受,他不敢也不能说出我爱你这三个字。从北京,到上海,到杭州,因为工作上的关系,尽管他已经和丁玲走得很近,尽管丁玲已经大胆向他表白了炽热的情感,他没有承接过来。此时,三个当事人都陷入痛苦中,左右思量之后,丁玲最终还是选择留在胡也频身旁,冯雪峰选择了退出,一九二九年匆匆忙忙和自己过去的一个学生成了亲,断了丁玲的念想。

 

 丁玲和冯雪峰的关系,充其量只能算是彼此的知己,只有这种纯贞的情感才可以维系一生,他们相知一生,相互牵挂了一生。后来,丁玲大大方方地把这段感情公诸于众,若干年后情深意长地告诉别人,她一生最怀念的男人是冯雪峰。

 

 这就是丁玲,敢于袒露胸怀,大胆担当感情的性情女子。

 

 如果说她对胡也频是激情,对冯雪峰是深情,那么她和冯达最终的结果只能算是悲情。作为胡也频的未亡人,新闻媒体采访丁玲,著名的外国记者史沫特莱请冯达给自己做翻译,二十六岁的翻译冯达登场了。刚刚失去老公的年轻女子对任何一种来自外界的温暖都很感激,冯达在丁玲最痛苦寂寞的时候走进她的生活。他做事细心,属于平和低调讲文明懂礼貌的那种男人,和他在一起虽然找不到激情,但是她可以安安静静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他们像朋友像家人,相敬如宾,丁玲无法拒绝这悉心的体贴和照顾。不过,和他在一起又找不到恋爱的感觉,这种同住一个屋檐下的感觉奇奇怪怪的。

 

 这种白开水般平淡的平静日子,在一九三三年春末夏初的一天戛然结束。

 

 那天中午冯达突然带人来到家中,如果来人是一般朋友也就罢了,来的不速之客是特务,不管冯达出于怎样的无奈,把特务带回家导致丁玲被捕是不争的事实, 两个人把家搬进监狱。冯达无数次表白他没有出卖丁玲,已经走进监狱的丁玲即使想相信他,事实就在那儿摆着,你没有出卖她怎么被捕的?一个对信仰三心二意的男人,一个可以出卖自己女人的男人,你还敢相信他的爱情吗?你还敢相信他吗?事实上冯达在狱中的待遇确实和一般的犯人不一样,他在狱中还有机会过夫妻生活,如果没有叛变,怎么会有这样的宽松环境,国民党的监狱不是度假村。丁玲稀里糊涂在狱中怀上了他们的女儿,女儿一出生,她就离开了这个男人,之后她再也不想再提这个人,这个人在她的心中早已经死去了。

 

 从监狱中出来后,她才知道,她几年杳无音讯,朋友们都以为她已经死在监狱中,有好几个朋友已经写过怀念她的文字,并且发在报纸上。大家都以为死去的丁玲又伤痕累累,憔悴地出现在大家面前,之后去了延安。

 

 在延安,她没想到自己会被一个二十岁的帅哥演员陈明吸引住。三十多岁的成熟女人爱上青涩的大男孩,别人当然不理解,连她自己也以为自己搞错了,即使搞姐弟恋,年岁也相差太大了吧,他们之间整整相差十三岁,还有一个关键问题,人家陈明是否喜欢这个大了自己很多的大姐姐。

 

 陈明对丁玲也有感情,两人秘密恋爱。很快这与众不同的恋情就曝光了,陈明比丁玲小了十几岁,所以这段“姐弟恋”曝光后在当时的观念中,大家都觉得有些匪夷所思。虽然一贯我行我素敢恨敢爱的丁玲并不忌讳世俗观念的偏见,但是陈明毕竟刚刚二十岁,毕竟没经受过任何人生磨砺,外界飞长流短的评说让这个大男孩感觉到天大压力,他匆匆忙忙找了个同龄的女演员结了婚,还生了孩子,他以为这样就可以把自己和丁玲的那段感情搁置下了。但是,感情上的事没那么简单,他心里却总也放不下丁玲,最终还是和那个女演员离婚了,他重新找到丁玲。丁玲还在原地等着他,他的回归让她欣喜的像个女孩子,仿佛一下子年轻了许多岁,又回到了少女时代。那段时间因为有爱情滋润,她的创作进入巅峰,《我在霞村的时候》、《在医院中时》许多好作品都是那个时候写出来的。

 

 一九四二年,三十八岁的新娘丁玲和二十五岁的新郎陈明走进婚姻殿堂。爱情是他们两个人的事,别人说什么是别人的事,只要两个人感觉幸福就齐了,有了这种幸福作保障,才有了《太阳照在桑干河上》这样的名著。两个人手牵手从延安窑洞到流放到北大荒,到北京秦城监狱,到山西乡村下放劳动,到平反昭雪,不管有多大风雨,陈明都陪伴在丁玲身边,直到一九八六年春天丁玲去世。这是个可以依托终身的男人,丁玲选对了。

 

原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66d32e0102e2f3.html(2013-02-05 15:42:00)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